專欄丨心情抑郁時“大吃一頓”

稿源:南方人物周刊 | 作者: 曾旻 日期: 2019-05-17

在關注年輕女性的抑郁情緒時,需要適時關心一下她們對自己身材和體貌的看法

Y走進心理咨詢室的時候,幾乎把自己包裹在層層的衣服和帽檐下,在早秋季節,這顯得有些不合時宜。咨詢師幾乎看不見Y躲在帽檐下的眼睛和鼻子,僅僅能夠從一張一合的嘴看到她正在發出聲音表達自己。Y的聲音緩慢低沉,仿佛張開嘴說一句完整的話都令她感到沉重,一次次的欲言又止讓咨詢師感到困惑,也擔心她的情緒狀態。

直到第二次咨詢時,咨詢師才初次提及她對身體的隱藏。當咨詢師問起她的裝束,她沉默了很久,一行眼淚滑到嘴邊。此時,咨詢師只是等待,沒有勸阻、安慰或更多的行動。Y慢慢意識到,她可以告訴咨詢師更多。

事情從兩年前的失戀開始。作為身高1米6出頭的女生,那時的Y 120多斤,不算超重,但也能顯出局部的微胖。對于自己的體重,她一方面很厭惡,可是另一方面,食物總是誘惑著她一次次在深夜點開外賣軟件。更糟糕的是,Y感覺男友總有意無意暗示她需要減肥,她每次感覺到這種暗示的時候,都暗下決心,從下周開始一定要去健身房。

每次計劃落空,她就無比沮喪,同時更加厭惡自己的懶惰和貪吃。好像天意一般,Y不知是從閱讀還是觀影中,偶然學到一個心理學名詞:墨菲定律。這個概念暗示她:如果事情有變壞的可能,不管這種可能性有多小,它總會發生。于是,各種各樣的災難畫面在Y的腦子里開始上演,并一件件真實地發生了。

第一件事就是從高中一直陪伴自己到大學、相戀3年多的男友提出了分手。Y甚至連分手的原因都沒有多問,她十分肯定,一定是因為自己越來越胖,變得不再有魅力。這場突如其來但也在意料之中的分手,令Y陷入了連續幾周的噩夢。她變得渾身疲憊,長時間地躺在宿舍的床上,很多時候一天只吃一頓飯,甚至不吃。她感覺自己的世界一片空白,仿佛什么都不存在了,過去那些有意義、有價值的活動都變得索然無味。她被診斷出了抑郁癥。

在輔導員和室友的勸說下,她開始就醫。醫生給Y開了各式各樣的藥,并建議她要保持良好的生活習慣,比如定期運動。這個建議仿佛一擊重創,令Y頭暈目眩,千萬個聲音在她腦海盤旋:再不減肥,醫生都在嫌棄你!

但是Y依然控制不住自己的嘴,特別是在深夜想起前男友離開時的表情,仿佛是對她“身體肥胖”的無情鄙視。她痛苦、羞愧、備受折磨,于是不得不點上很多外賣,在大吃大喝中讓自己平復心情。但是,吃過很多東西之后,她又立刻陷入極度的恐慌和深深的內疚之中,她開始催吐。盡管身體上十分難受,但是催吐之后,Y會特別安心,好像沒有任何一丁點食物進入自己身體,那么自己便不會越來越糟。

情緒性進食后的催吐成為了Y每周例行的活動,加上日常對食物的抗拒,她平時吃得越來越少。這樣經過了小半年,Y在一次上課途中倒在了路上。此時,她才重新得知自己的體重:瘦了50斤。極速的體重下降,讓她的身體機能出現各種問題,在醫生的討論聲中,Y隱約聽到了“厭食癥”這個詞。因此,她走進了咨詢室,尋求心理治療。也是因此,她很害怕被人看到自己瘦得只剩骨架的模樣。

在對自身體貌特別是身材有非常嚴苛要求和不滿的年輕女性當中,有很高比例面臨進食障礙的風險。一般情況下她們可能并未達到臨床診斷的患病程度,但很多都有對進食問題的困擾。這種困擾帶來的往往是深深的自責、自罪、羞愧、內疚、情緒低落等復雜而廣泛的抑郁情緒,因此容易被診斷為抑郁癥或抑郁傾向。這也是為什么,進食類心理障礙和抑郁狀態往往同時出現。因此,在關注年輕女性的抑郁情緒時,需要適時關心一下她們對自己身材和體貌的看法。

網友評論

用戶名:
你的評論:

   
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22期 總第600期
出版時間:2019年07月25日
 
?2004-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權所有
粵ICP備10217043號
地址: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
聯系: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
最准一码中特网址